小兒的故事1-2

时间:2019-09-03 01:30:44

(一)酒後失身





自從那一次之後,我實在忘記不了……



小寶……是子朗的舊情人布子朗是我的男朋友,明明小寶是他的舊情人…

而我…竟然……



不但沒有吃醋,甚至乎完全沒有介意她與子朗的關係。相反……我渴望見到

她。



但是……小寶與我之間,就只有子朗這一道橋樑。沒有子朗,我就沒有找小

寶的藉口。從那一天開始,子朗的存在,就變成了這一個意義。



奇怪嗎?明明自己有男朋友,明明對方是一個女孩子,明明這一個女孩子是

他的舊情人……



吻。



一個吻……



清楚記得,是在小寶朋友的私人大廈會所裡的遊泳池。



我和小寶一起遊泳,遊得累了,就在池邊休息。然後說起子朗的種種,不知

不覺間,話題說到了色色的事情上。那時候,我還是一個處女,與子朗之間,是

有過不少曖昧行為。但最後的一步,我還沒有讓他跨過。



但就在那一天……變化,竟然就是來得如此突然!



『哈~要摸摸看嗎?』穿著比堅尼泳裝的小寶對我說。



『…可以嗎?』我凝視著她的臉上說。



然後,我就伸手在她豐滿的胸脯上……豐滿的胸脯,與我的果然不一樣!子

朗有說過喜歡我的體型,可他的前女友卻是這一種身材!這句話怎麼可能還有說

服力?!



好舒服……好舒服的手感。這就是摸別人胸脯的感覺嗎?只有摸過自己胸脯

的我,並沒有摸過其他女孩子的經驗……豐滿胸脯的質感,果然是完全不一樣!



我伸出了雙手,輕撫著柔軟卻又充滿彈性的胸脯……將雙手潛進了泳衣之內,

直接享受小寶胸脯的柔軟手感。



這時候小寶伸手抱住了我的腰,我被她拉近了距離……小寶的臉很溫柔,微

笑著,很好看……



『嗯……』小寶吐出了感嘆般的聲音。雖然那時候的我還沒有性經驗,可是

這一種吐息代表著些甚麼,我還是懂的。



『……會舒服嗎?』我說。



『嗯,不錯啊。』小寶說,然後低下頭來吻住了我的唇!



接吻!與子朗以外的人接吻!竟然是一個女孩子!而且還要是子朗的前度女

友!



但是,小寶微閉著眼的臉,真的很美…………



************



一種奇怪的思念,一種扭曲的感情。



明明知道不可以這樣,明明對自己說過了一千次一萬次的不可以!可是……



可是…我忘不了妳……



認清了那一份情感,有了比較,我就知道自己對子朗的感情,並不是愛。



但是,我很清楚,自己與小寶之間的牽引,就只有子朗這一條線。而明顯地,

小寶是為了我身為子朗的女朋友,她才會與我見面。不能讓這一條線斷掉!我這

樣告訴自己。



必須要留著這一個男人。但同時…思念著小寶。



我都亂了,已經分不清楚到底甚麼是對,甚麼是錯……



我一手撫摸著令自己遺憾的平坦胸部,一手在兩腿之間輕撫著那一片已經濕

透的沼澤。腦袋裡再次播放著那一天在遊泳池裡的情景,現實上卻只能自己一個

人在這裡自我安慰……



「嗯…啊……」來自下半身的快感非常強烈!相比起實際上被子朗愛撫,還

不如幻想著自己被小寶愛撫的感覺!溫柔的視線注視著我的臉,輕喚我的名字,

夾付著輕聲的微喘呼吸……



「啊啊…小寶…唔~~」將手指稍為向內滑進,黏熱的液體沿著股間的細隙

徐徐下滑。



「啊~啊~唔~」下半身的快感過於強烈,使撫摸胸脯的感覺變得冷淡。我

抽過手回來,以兩隻手指輕輕按壓著自己的嘴唇,並閉上了眼努力回想小寶的臉,

模擬著與她接吻的狀況。



「嗯~啜~唔唔~小寶……」腦袋裡的幻想與現實的感覺之間的界線漸漸變

得模糊,白色的部份開始變多,漸漸世界也好像變成了完全白茫茫的一片,全身

輕飄飄的感覺,好像自己快要飛起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嗯?嗯嗯!」我的身體強

烈的抽搐著,白茫茫的腦袋裡,除了小寶,就甚麼都容不下來了……



小寶!我愛妳啊………



************



吵鬧的音樂聲,響徹了整個燈光閃耀的空間。



也許是實在太吵了,所以耳朵自行選擇性地關閉。反倒是眼睛在這黑暗的空

間中被五光十色的強光不停閃耀之下,卻竟然可以看得異常清楚。



男男女女?男男女女……



熱烈的舞蹈?火辣辣的肢體接觸。不論認識的?剛剛認識的?還是完全不認

識的……



汗水?香水?體臭?消化中的酒精……各種各樣的味道交集在一起。



被吵得完全失聰的耳朵隱隱刺痛著;眼睛卻竟然越來越清晰……這是甚麼奇

怪的狀況呢?



酒精?嗯…是喝了不少,沒錯。



一個穿著上身穿著著毛衣,下身卻穿著白色短褲的少女,走近過來,並坐在

我身邊的空椅子上。



「威士忌加冰。」短促而沒有尾音的中性聲音向酒保說。奇怪了……聽覺真

的是選擇性?



束著一頭短髮,中性的白嫩臉蛋上沬上了淡淡的桃紅色化妝,用了延長的卷

曲假睫毛,使原本已經不算小的眼睛顯得更大。嘴唇上大概只塗上了唇彩,底色

是她純天然的嫩粉紅,嫩嫩的嘴唇,是誘人想吃上一口的感覺……



曾經在美容院工作的我,在留意其他女孩子的時候,往往都是先看穿了她們

的化妝……這算是壞習慣吧?



這個女孩子的肌膚很好,無可置疑。



「我臉上有些甚麼嗎?」少女伸手在她自己的臉上輕拍著。



「呃…沒?沒有……」我慌忙地別開了視線。



「好好聽的聲音。」少女伸手過來,輕輕的疊在我放在枱面的手上面。



「呃…」「妳叫甚麼名字?」少女把頭靠近了過來,在我面前不足五厘米的

距離,感覺上都可以直接感受到她的鼻色了。



「小?小兒。」我把頭退後了少許。



「嗯,小兒,不錯的名字,這裡的人都叫我小紅。」她再次把臉靠近,這次

是不足三厘米的距離,感覺她快要吻上來了……我想再退,但無奈我已經是退到

了椅子的極限,再退就要跌到地上了。



「呃…小?小紅……妳靠太近了吧?」我說。而事實上,這樣把大半身都往

前向我靠近,看起來是幾乎想把我撲倒的動作,也太不自然了吧?



「哈哈,不這樣的話,妳聽得到嗎?這麼吵耳的。」小紅說著,慢慢坐直身

體,中性的臉?粉色的嘴唇漸漸遠離,我感覺鬆了一口氣。



小紅的笑容好美,是一種屬於中性的美?帥氣的感覺。如果她有哥哥弟弟的

話,應該是一個整天被美女們圍繞著的美少年。



我慢慢坐直了身子,她又再靠了過來。



「呃…」「不跳舞嗎?」在小紅我耳邊說。



「唔唔…」我輕輕的搖頭。



「啜!」小紅的嘴唇突然吻了我的臉頰一下。



「咦!呃…妳……」「來了!威士忌加冰!」酒保遞上了酒杯,小紅再次坐

直了身子,並把目光轉向舞池的方向。



我凝視著小紅的側面,俊俏的臉孔,偏瘦的身材,毛衣下面只有微微的起伏,

這一方面大概是和我差不多吧?



「奇怪……」小紅喃喃自語著。



「甚?甚麼?」我被她突然的說話嚇得彈跳了起來。



真的很奇怪…明明是這麼吵鬧的環境,我卻竟然對小紅的說話能夠聽得如此

清晰。



「奇…奇怪甚麼?」我說。



「唔唔~今天很多不熟口面的人。」小紅面向舞池說。



「是…嗎?妳常常來這裡?」我說。



「妳是第一次來吧?」小紅轉臉過來對我說。



「唔……嗯!」我原本想不服輸地說不是的,但就算騙她也沒有用吧?而且

她好像很熟識這裡,對她說謊也會被她看穿吧?



「我就知道,像妳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我不會漏了眼。」小紅展示著帥氣的

微笑說。



「妳…是女同向?」我不禁猶疑了起來。



雖然,我心裡現在喜歡的是小寶,但真的要接觸女同向的女孩子,甚至被她

們追求,我實在還不能夠輕易接受……



「哈哈!不,我有男朋友的!」小紅大笑了起來。



「呃…嗯…是這樣嗎?」「失望嗎?」小紅再次突然把臉靠了過來,鼻尖與

鼻尖之間的距離不到五毫米!她把臉微側,嬌艷欲滴的粉色嘴唇似乎快要向我的

嘴唇吻過來。



「呃…才?才沒有…我也有男朋友的!」我說著雙手抵在她的肩膀上,輕輕

把她推開。



「哦?他在哪兒?」轉小紅臉環視了附近的範圍。



「他?他沒有來啦!」我說。



「小兒…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嗎?」小紅伸出雙手輕輕捉著我的雙手,眼神溫

柔地凝視著我的雙眼。



「呃…沒?沒有吵架……」我別開了視線,避免與她直接對望。



「嗯?那是…來找男人了?」小紅的臉上露出了古惑的笑容。



「呃…怎?怎麼變成了那一個方向?!」我大聲地說。



「啊?一個女孩子來酒吧,除了喝悶酒和找男人,還有第三件事情嗎?」小

紅說。



「那?那妳呢!妳來幹甚麼?」我不服輸地說。



「喝酒。」小紅說著,就把杯裡的威士忌一飲而盡。



「呃……」「再來一杯!」小紅向酒保說。



「小紅和男朋友吵架了?」我說。



「不。」小紅拿起了我的酒杯,用我的飲管把我的「長島」啜飲了起來。直

喝了大半杯,她才把酒杯放下。



「連吵架的機會也沒有。他是一個大忙人,到處飛,一個月難得只會回來幾

天,根本連見面都見不到,又哪來吵架了?」小紅說。



「呃…」「來了!威士忌加冰!」酒保再次把酒杯遞上,並收取了舊的酒杯。



「啊,抱歉,喝了妳的…這杯給妳。」小姐說著,把裝有威士忌的酒杯推到

我前面。



「我…」「來!飲杯!」小紅拿起了「長島」的酒杯對我說。



「呃…嗯……飲杯。」我拿起了威士忌杯,輕輕和她碰了杯,然後輕輕的啜

飲了一口……超辣喉的!



「咳!咳咳!咳咳咳!」我咳嗽了起來。



「哎…小兒妳沒事吧?」小紅靠了過來,一隻手輕拍我的背,另一隻手則在

我胸前輕掃著替我順氣。



「我…咳咳!我…沒事……」我勉力地微笑著說。



「哈,小兒妳的酒量不太好吧?」小紅說。



「才?才沒有這一回事!」我大聲地說。然後再次拿起威士忌杯,直接吞下

了一口大大的。



「哈哈!好?好,知道了,妳慢慢喝吧!不用急。」小紅微笑著說。



「嗯,嗯!」我輕輕點頭回應。



「哈,很可愛,真的很可愛。」小紅凝視著我的臉上說。



「………」被她凝視得實在太難為情,我別開了視線,並再次喝了一口酒。

酒的感覺好一點了,已經沒有第一口喝的時候感覺那麼辣。



「再來兩杯!」小紅對酒保說。「馬上來!」酒保回應了小紅的說話。



「呃…」「太甜了,我不喜歡這個。」小紅說著把「長島」的酒杯給推開了。



「可是…」「放心,我請妳喝。」小紅說。



「來了!兩杯威士忌加冰!」酒保說著酒杯分別遞給我們,然後收取了舊的

酒杯。



「來吧!慶祝一下!」小紅拿起了酒杯對我說。



「慶…慶祝甚麼?」我拿起酒杯猶疑著。



「慶祝我們認識吧!」小紅說。



「嗯!」我微笑著跟她碰杯。



************



「嗯…哈啊……」「嗯啜……」肉體之間的糾纏。



被酒精醉壞了腦袋的我,毫無力氣地橫躺在床上。小紅粉色的嘴唇不停地吸

啜著我的嘴唇,唇彩上的青蘋果味沿著她的舌頭入侵了我的嘴巴之內,並肆意在

我嘴巴之內擴散。



「嗯…啊……痛…」小紅雙手撫弄著我的胸脯,有點用力地扭動了一下我的

乳首。



「呼呼,好可愛的胸脯!」小紅說著,親吻了上去。



我很想把她推開,可是我已經完全沒有了力氣。



「啊…不…唔……」我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啊!不行了,酒精不單止

麻痺了我的力氣,還刺激了我身體上的感覺。



「想要嗎?很想要吧?」小紅微笑著把兩雙手指放進了我的嘴巴之內,並翻

弄著我的舌頭。



「啊…嗯唔……啊~!」我的嘴巴一邊被她的手指所肆虐,胸前則被她的舌

吻弄得濕透一片,感覺時熱時涼的。



「呼呼~真是誠實的孩子!」小紅一邊說,一邊將手潛入我的內褲之內。



「啊!那?那裡…啊!」身體被入侵了!身體被子朗以外的人入侵了!竟然

是一個女人……



「哈哈~已經濕透了呢?這麼渴望我嗎?」小紅一邊伸舌頭逗玩著我的乳首,

一邊說。



「我…啊!不……唔!」感覺到兩根手指……我的眼前開始朦朧,意識也像

越飄越遠……



嘴巴被肆虐?胸脯被盡情的採摘?小穴裡被手指任意翻弄…我的身體……還

是我的身體嗎…………



在眼睛完全失去視力之前,我看到了小紅解下了上衣,看起來是和男人沒有

甚麼分別的平坦胸部………



「啊………小………寶…………



************



散落的意識開始慢慢收集回來……



手指頭好像可以動起來了……



眼睛被燈光刺眼得流出淚水,但總算能夠正常地流淚了……



是…酒店?



不,看這簡陋的程度,應該是賓館或是時租酒店之類的。



我被一個不認識的少女強暴了……但…真的算是強暴嗎?我是自願跟她上來

的,雖然她說的只是「休息一下」。



意識漸漸清楚的我,當然理解到那句說話的背後就是指那一個意思吧?但當

時的我,只知道很累?頭很痛?很暈眩………



身體上仍然殘留著別人肉體的味道,胸脯上隱約可以看到點點紅班,兩腿之

間黏黏濕濕的,好不舒服……



我坐了起來,環視了四周。



少女的身影當然是不見了。



枱面上擺放著我的手袋,似乎是沒有被動過的樣子……幸好只是被劫色,而

沒有被劫財啊!該死的!……我的心裡痛罵了自己一句。



我拿取了放在床頭櫃子上的紙巾,拭刷了一下胸脯前的痕跡,然後再伸到兩

腿之間輕拭著……一縷白色的黏稠物並牽引了出來。



「咦?」我叫出了聲來。



換了另一張紙巾,再拭刷了一下……白色的黏稠物,從我的小穴裡慢慢漏出……



「呃…這……」我把紙巾放在鼻前一嗅……果然是精液的味道!



曾經替子朗打手槍的我,當然知道這些黏稠是甚麼東西了!



可?可是……!



我不禁訝異得雙手掩著嘴巴。



「哎!」我趕緊把手上沾有精液的紙巾丟掉,但那些濃稠的精液還是沾到我

的臉上了。



是…是女生吧?小紅她是女生吧?可是……難道!


点击返回顶部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